在智能制造与数字化升级的发展趋势下,制造企业在生产模式转型和构建柔性供应链的过程中遇到挑战,物流管理运作也面临变革。针对制造业的痛点和变化趋势,富勒基于十几年来丰富的物流软件开发与服务经验,推出了针对制造业的WMS+LES一体化解决方案,在数十家行业头部企业得到应用。



随着制造业加速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制造企业对物流管理软件的需求非常旺盛,对供应链协同系统的需求也在增加,为相关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空间。


作为国内物流信息化领先企业,上海富勒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富勒”)自2003年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WMS/TMS物流软件领域,客户遍布服装、零售、快消、制造业、医药、电商、生鲜冷链和3PL等十多个行业,目前已有2200多个物流中心部署了富勒的软件。最近两年,制造业已成为富勒服务的第一大行业,新增的制造业客户包括各个细分行业的头部企业。


本期专题,我们采访了富勒LES事业部总经理刘刚。刘刚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先后任职于CISCO、中联重科等企业,从 2012 年起开始聚焦于生产物流信息系统领域,对制造业需求与痛点有深刻的洞察,并具备丰富的服务经验。





刘刚 富勒LES事业部 总经理


“ 柔性制造,拉动式供料,JIT配送……对供应链的灵活性、及时性提出了更高要求。从信息化角度来说,制造企业和物流企业在协作过程中,如何提高整个供应链的透明度、灵活性、协同性,是他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运用数字化管理思想指导企业深入进行信息化建设和变革,将是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记者:在智能制造与数字化升级的发展趋势下,制造企业面临哪些痛点?在供应链与物流管理方面分别发生了哪些变化?


刘刚:近年来,新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模式的出现,对制造业带来深远影响,比如个性化消费观念和趋势,使得企业接到的订单从之前的大批量少品种,越来越转向小批量多品种。制造企业必须转变自己的生产方式,从Make to Stock转向Make to order,以适应市场变化,增强市场竞争力。同时,随着智能制造理念和数字化技术手段的广泛应用,为企业构建柔性供应链以更好地适应市场环境变化提供了可能。反过来,制造企业在应用这些新的技术手段时,也促进了这些技术的进一步提升和完善。


制造企业在生产模式转型和构建柔性供应链的过程中,主要遇到以下十大痛点和变化趋势:


(1)供应链协同。离散制造企业产业链相对较长,物料SKU数量非常多,其零部件供应商分为一、二、三级,形成了多层次分工的金字塔结构的复杂供应链。同一种物料一般会有多个供应商,多个供应商如何配比、备份,供应商和制造企业如何及时获取和共享物料库存信息?针对不同供应商各不相同的来料标签、包装、容器该如何管理?由于生产计划的调整,如何及时对物料供应进行相应调整?这些问题的解决,都有赖于高度协同和透明的供应链。


(2)IQC来料质检。来料质检会影响最终的产品交付质量。如何将来料质检与采购管理、物流管理、生产管理流程及质量管理体系有效融合,既要符合不同物料的质检要求,又能实时获取和跟踪、查看检验数据,是企业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3)拉动管理与多级补料。在精益生产管理的指导理论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指导生产的方式:计划推动方式和需求拉动方式。采用推动生产方式的企业,一般中间库存较多,总生产周期较长,“管道”的粗细不均匀,靠管道的源头施加压力来生产。但是,客户需求的变化越来越多样,也越来越快,另外对同种产品的需求批量也越来越小。实行拉动生产的企业,都会事先对生产现场做一定的改造,要做到对“管道”的补充能及时响应。对“管道”内的各工序平衡节拍,还要尽量减少物料的移动路程,拉动管道运作时,产品匀速地从末端流出,同时拉动各自上道的生产进行补料。整个流动是靠后道的拉动进行的,“堵塞”现象很少,产品生产周期较短,质量问题较易控制。另外,可根据客户的实际需求进行生产,能适应客户需求的变化。拉动生产的流程需要更灵活,相对之前推动式叫料也更复杂。如何实现符合生产节拍的供料、补料,针对不同类型物料制定叫料和补料计划,都是企业需要面对的问题。


(4)物料精细化管理。离散制造企业的成品和原料种类繁多,针对不同产品、物料的精细化管理,比如批次、效期、序列号、温湿度监控、特殊储存要求等,越来越需要精细化的管理,管理的颗粒度越来越细。


(5) JIT上线配送。现在制造企业的JIT生产越来越多,如何针对不同类型物料,比如电子元器件、小件、大件、易损件和包材,制定不同的上线配送流程和策略,以满足生产的及时性要求,是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


(6)自动化设备的集成。AGV、自动化立体库、垂直提升机、码垛机器人、输送线等设备的应用越来越普遍,只有将各类设备与作业流程很好地衔接起来,才能把设备的优势最大化地发挥出来。


(7)多环节的齐套性。齐套性校验是制造业非常独特而重要的要求,尤其在现在的柔性制造模式下,高效地进行多环节的齐套性校验,对及时供料和保障生产都很重要。


(8)工程技术变更(ECN 管控)。生产企业往往都会有设计变更,当变更物料号不变,但是其状态变了或版本进行了升级,就需要依据库存控制管理的原则对新老状态的物料进行严格管控。


(9)端到端追溯。制造企业的原料和成品往往都有多级包装,要实现物料和成品的端到端追溯,首先需要物料、器具、包装等的条码化,并在各个环节采集或读取条码信息,将多级包装进行关联,并在各系统间数据共享,从而实现端到端的追溯。


(10)可视化及预警管理。看板在制造业的应用比较广泛,现在的柔性制造需要更丰富的看板内容,比如收货看板、上架看板、出库看板、欠料看板、预计来料看板和配送看板等等。另外也需要有预警管理,通过预先设置关键节点和指标预警机制,有效预防生产物流各环节不可控的问题。



记者:具体到对供应链与物流软件的需求方面,制造企业表现出哪些突出的特点?


刘刚:最近几年,我们的直观感受就是制造企业对物流管理软件的需求非常旺盛,另外对供应链上的订单协同系统的需求也在增加。制造业的物流管理主要分为采购物流、入厂物流、成品物流和备品备件物流。其中,入厂物流是最复杂的,因为涉及到与上游SRM、ERP、MES的协同,与生产制造环节密切相关。制造企业之前对这部分的管理和支持相对薄弱,要么没有专门的信息系统,要么使用ERP系统的仓库模块来管理,但管理的颗粒度相对较粗,无法实现精细化管理。尤其是柔性制造模式下,对入厂物流的灵活性、及时性和协同性提出很高要求,这就需要应用专业的物流解决方案。


LES衔接ERP、MES和WMS,建立起拉动补货配送调度层


对于物流软件企业来说,制造业是一个潜力和容量巨大的市场,但同时也是一个很大挑战。制造业与流通行业的物流管理有很大的不同,依靠流通行业管理配送中心的经验和单纯的WMS 产品,是根本无法解决制造业物流业务痛点的,必须对WMS的边界进行拓展,在ERP、MES和WMS中间构建一个从原料仓到线边仓的物料配送全过程管理的子系统。



记者:富勒是如何与时俱进来满足制造企业需求的?


刘刚:十多年来,富勒一直专注于物流软件领域,对物流管理、IT技术的发展趋势以及行业应用持续投入研究。得益于我们的技术准备及业务远见,富勒抓住了很多关键发展机遇。比如在电商兴起的时候,我们已有针对电商特点的解决方案,并在与行业客户合作过程中迅速完善我们的产品和方案,后来的鞋服、医药、零售、冷链等行业也是如此。


富勒对制造业一直保持关注。早在2017年,富勒就成立专门的团队负责制造业的项目,并推出针对制造业的行业插件,在同制造行业客户合作的过程中,进一步完善产品功能,直到推出专门面向制造业的LES(生产物流执行系统)产品,形成了针对制造业的WMS+LES一体化解决方案。


LES系统主要解决企业生产计划、物料需求计划、采购预测、供应商交付、来料检验、仓储与配送、生产排程、物料齐套、补给策略及路径等各类繁杂的衔接和作业指导,对整个生产物料供应及补给体系进行全程管控,做到按需生产、精益生产。LES系统的主要特点包括:(1) 将MES成千上万条要货指令,按照车间、仓库配送环节作业要求进行指令合并和指令拆分,形成仓库针对不同零件的可执行的作业指令。(2) 参照库存做模拟预配及齐套检查、预警供应商配比处理,以及特殊生产需求处理。(3)通过拣选配送策略,可以在无MES或有MES支持下实现精益配送。(4)支持智能设备拣选、自动拣选等配送模式,在调度阶段直接生成与这些设备相关的配送指令或指示。


从线性模式到基于PFEP的配送作业模式


目前,富勒WMS+LES 系统服务的制造业客户已有几十家,他们大多是各个细分领域的领先企业,如汽车行业的泛亚汽车、佛吉亚、华域汽车、科博达、亚普、费斯托、冠盛等;电子行业的记忆科技、华星光电、霍尼韦尔等;新能源行业的隆基股份、东方日升、新能德等;通用制造行业也有中车、中航发、中船、良信、公牛和方太等。这些企业的管理理念、管理水平、需求复杂程度和项目规模相对也处于行业领先水平。在同他们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学习到很多,丰富了行业经验,并将这些企业的最佳业务管理实践融入到我们的产品和行业解决方案中,进一步完善产品,以便为更多的客户提供更先进的产品和服务。



记者:除了仓储物流与制造的一体化发展,制造企业与物流企业在供应链物流运作中也要深度融合。从信息化的角度,您认为他们双方在协作中存在哪些痛点需要解决?


刘刚:随着柔性制造、智能制造和数字化升级等的深入,制造企业和物流企业间供应链协同的重要性越发凸显。柔性制造,拉动式供料,JIT配送……对供应链的灵活性、及时性提出了更高要求。从信息化角度来说,制造企业和物流企业在协作过程中,如何提高整个供应链的透明度、灵活性、协同性,是他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运用数字化管理思想指导企业深入进行信息化建设和变革,将是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我们认为,数字化首先是一种管理思想,它的核心是将业务过程信息化,并基于信息化的业务数据,重塑业务流程。具体到供应链协同,首先是打通整个供应链,实现物流企业和制造企业的管理信息系统无缝对接,实现各环节的信息共享,并在此基础上,重新梳理和优化业务流程,实现系统间的高效协同。这种高效协同,需要上下游企业的业务系统具有较高的弹性和灵活性,才能适应现今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


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灵活性和协同性



记者:在您看来,制造业与物流业深度融合发展,对物流软件创新与应用提出哪些新要求?富勒如何应对?


刘刚:制造业和物流业的深度融合将对物流软件提出更高要求。物流软件在最开始的时候,解决的主要是具体业务操作的问题,比如以系统代替人工,提高具体作业的效率和准确率。而现在的物流软件,除了解决效率和准确率的问题外,更要关注多系统的协同、多业务流程和环节的协同,从而提升整体供应链的透明度和灵活性,实现供应链上下游的协同高效。


富勒一直坚持产品化路线,富勒的信息系统无论是功能的深度还是广度都保持行业领先,十多个细分行业可以应用同一套产品。因此,富勒信息系统能够同时满足物流企业和制造企业的业务需求,很容易实现企业间业务系统的对接和协同。此外,面向整体供应链的高效协同,富勒提供的也是整体供应链解决方案,包括OCP订单协同平台、WMS仓储管理系统和TMS运输管理系统。三个业务执行系统无缝对接,高效协同,可实现供应链的透明、协同和智能化管理。


建议制造企业和物流企业在选择物流与供应链软件时,首先要基于企业自身的发展阶段与业务需求,软件既要满足现有的需求,又要有一定的前瞻性。除了考察软件的成熟度、软件的性能之外,了解软件厂商是否具备丰富的行业经验也非常重要。

富勒提供全行业、全产品线的供应链执行(SCE)解决方案



记者:随着AI、5G等新技术的发展,供应链与物流软件有哪些发展趋势?富勒在产品与服务创新方面有哪些规划?


刘刚:AI、5G等新技术的发展应用,为供应链与物流软件带来了更多创新应用机会。AI技术让供应链物流软件具备更多的“智能”,从而不断提高系统的预见性和灵活性,智能算法的应用还可进一步提高物流作业效率。AI技术使得数字孪生的应用更加成熟和广泛,更容易实现,数字孪生的最主要特点,实时,动态,交互,都依赖于AI技术的应用。


5G技术则使供应链物流软件与各类硬件设备及外部系统的实时交互成为可能。当前自动化设备在制造企业和物流企业的应用已很广泛,物流软件与硬件设备的高效协同,有赖于高性能的网络通讯基础设施。同时高效高性能的通讯技术,还可以实现企业业务管理的全程可视化和透明化,实现物流软件与其他外部系统的高效互联,让企业管理层能够实时获取全面、完整的业务数据,为企业决策和快速反应提供数据支持。


新技术的应用对软件厂商的技术能力、技术储备,以及如何将对业务的深入理解与新技术很好地融合,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专业精深,技术领先”一直是富勒的优势所在。富勒保持着对技术的前瞻性和敏感性,同时基于长期以来对物流供应链业务的深入研究,能够将新技术与物流业务很好地融合,最大化发挥新技术的优势。富勒的产品线在2018年已实现云架构的升级,公司组建有专门的TRIC(技术研发与创新中心)部门持续研究新技术并应用于产品中,优化算法、数字孪生等新技术已在富勒产品的部分功能和流程中加以应用。相信随着业务需求的复杂化和新技术的成熟,这些新技术在我们的产品和方案中的应用会更加深入和广泛。


本文首发于《物流技术与应用》5月刊,转载自物流技术与应用公众号。




2021年06月01日

【家具制造 | 富勒智能物流解决方案助力天坛家具数智化升级】
【荣耀同行,风雨同舟——2021富勒合伙人会议成功召开】

上一篇

下一篇

【媒体专访 | 富勒:与时俱进 服务制造业物流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