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由罗戈网主办的《罗戈云峰会》线上直播活动正式开播,来自物流独角兽和创新先锋的30家企业高管共聚一堂,一起围绕快递快运、合同物流、城市配送数字化物流、制造供应链等多个行业展开交流,探讨行业创新趋势、企业的机遇和成长。


此次云盛会收获23万+人气,会议精彩内容也引发“网友”频频讨论。富勒科技余东业作为特邀嘉宾,就《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及物流企业的危机应对策略》进行了精彩的分享。



“问题的产生,无外乎是预期与现实间的差距,要解决问题,关键在与缩小差距。”余东业认为,在应对疫情带来的问题上,对物流企业来说,调整预期是必要的,探讨如何改变现状更是关键。作为富勒副总裁,华中区总经理,从疫情信息的集中爆出到武汉封城再到抗疫取得阶段性胜利、企业逐渐复工,余东业先生以新武汉人以及物流信息化从业人员的双重身份,对此次疫情对物流行业带来的影响进行深入思考,并从信息的有效性、建立比较优势、警惕稳定性、从监控到观测等四个方面提出相应的应对策略。


1. 信息的有效性


面对集中输入的过载的信息以及超过预期的状况,对个人以及组织来说都可能会出现“宕机”的状况。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往往是信息的有效性出现了问题,可以从找到可信的信息发布渠道、掌握信息的全面性、获取信息的及时性等方面进行解决。



找到可信的发布信息源的渠道:例如在疫情信息爆出初期,伦敦帝国学院发布的预测报道,学者根据过往的流行病学,以及SARS的经验总结的范围,结合中国春运人流量,给出的指数型增长的数据模型,就是比较可信的渠道。


掌握信息的全面性:需要全面搜集正交的信息才能展现事情真实状态。疫情期间,武汉一家企业只在武汉做生鲜到家业务,在400多个小区已经安装了相应的快递柜。行业有很多相关报道,也无法得知该企业为何在诸多生鲜到家企业中脱颖而出,直到无意中走到一个高校的食堂——这家企业的物流中心。生鲜宅配,损耗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与高效食堂紧密联系,大大降低了损耗控制,使得其成本控制能力比其他企业高出了一个段位。如果不了解这条有效信息,无论怎么分析,都无法真正了解该企业的全貌。


获取信息的及时性:下班高峰,根据手机导航显示不拥堵的路线最终还是会出现堵在路上的情况,原因就是信息的不及时导致信息无效。


同样,在物流企业做信息化建设的时候,无论是工业物联网IoT,5G,包括边缘计算等技术都会通过传感器植入到终端,发出真实有效的信息,帮助后端系统进行处理决策。因此,信息的有效性需要从来源的可信度,全面性和及时性三个方面进行考量。


2. 建立比较优势


搜集了有效的信息后,需要找到自己的生态位(定位)。大树有大树的生存方式,小草有小草的生存方式。例如桥牌,规则很复杂,但最终比较相对成绩而不是绝对成绩。找准赛场与范围很重要,再建立相对竞争优势,进而超越的成功率会大大增加。



3. 警惕稳定性


当周遭环境变化了,则需要快速做调整。但我们过往的成功路径很有可能成为企业转型或者个人认知结构转变的最大障碍。例如,大家都知道的镇国神器歼-20,在歼-20的强大作战能力之前,原本的歼-7、歼-8采用的是静态稳定气动中心,飞机在飞行的时候,遇到颠簸,机头很快抬起,气动中心可以很快地做出相应调整,但是同时面临转弯很困难的问题,并且国产发动机推动比不强,存在隐患。从歼-10开始,采用静态不稳定的结构,依赖于强大的自动化控制,以及信息化的建设将气动中心,前移到重心之前,并且增加前面的鸭翼,提高抬升力,使得在推动比不足的情况下,获得在4代机中顶级,堪比5代机的机动性。



无论是个人知识结构的改变,还是企业应对变化的调整,一定不能简单地加力,更重要的是从自身结构做检讨,如果不从静态稳定到静态不稳定的结构转变,在现有的条件下是无法实现快速机动性的变化的。以富勒某客户为例,该客户是一家做常温业务的企业,物流中心的所有信息化流程均依据常温业务进行设计,无法满足生鲜快速周转的需要;而为了应对疫情,公司专门在物流中心开辟一个区域,从采购端,到配送端整体串联,由崭新的团队负责,而FLUX的系统有很好的配置性,丰富的行业经验,3天就实现业务上线,并且在持续3个星期的系统优化当中,实现从团队到公司均适应业务的变化,满足生鲜业务的需求。


4. 从监控到观测


当企业获得机动性后,需要将视角拉开,从全局把握,实现从监控到观测。富勒从2017-2018年成立了TRIC(技术研究与创新中心),进行新技术的探索,寻找市面上最好的应用方式,提升产品的配置性和扩展性,更好的满足系统的交付。例如最新的一款正在测试的数据库可视化的产品,通过可视化工具对数据库进行CT式全局拍照,自增主键测试数据库,可视化工具,相当于对数据库做了一个全局的CT。随着分布式、云架构等出现,数据库越来越复杂,传统的对数据库IO,内存等参数的监控只能做到当困难发生的时候能进行干预,而通过此款数据库可视化产品则可进行提前干预,当发现数据库比较“拥挤”时,就对数据库进行平滑扩展,做到事前部署。



在供应链执行领域,无论是消费品行业还是制造行业,订单从发出到企业接收可能经历24-48小时,库内处理2小时,物流运输6-8小时,大量时间花在信息协同上,很多信息无法在线上共享,甚至需要在线下协调。例如,当企业面临仓库要爆仓的问题,不可能说通过增加货架来解决,库存只有流通起来才能发挥价值,因此,解决仓库面积不够的问题,一定要从上下游的协同,这就需要通过订单的整体观测。因此,富勒不仅关注在仓储作业的精细化及运输环节的信息化,更搭建了一个订单协同平台(OCP),帮助客户从更高的视角关注整个订单全生命周期当中的节点,将协作的环节串联起来,整体去提高效率,实现产销协同,自动补货等等,可视化管理订单全生命周期。


2020年03月30日

【精益求精,电气龙头德力西电气引入FLUX WMS助跑“智造”物流】
【电商 | 新晋食品电商3PL红盒子携手富勒科技】

上一篇

下一篇

【富勒余东业 | 在危机中变革:找准赛道并实现供应链协同是关键】